廣州工作室2
 
開端
 
 
 
 
 
 
 
 
每當我們起心動念,就會有一疊一疊的草圖
 
用藝術碰撞技術
 
用時尚碰撞經典
 
用靈感碰撞激情
 
讓我們一起碰撞 
設計每一天
每一筆,每一畫
每一個標點
都是我們堅定的足跡
智慧在筆尖流淌
只為創造更好的產品
 
實業興邦
 
設計興國
 
廣州     中國
廣州工作室
武漢
 
—   2020
 
 
 
 
 
 
 
 
武漢  加油!!
 
為了使你聽見我
我的話語
有時細得
如同沙灘上海鷗的足跡
項鏈,醉酒的鈴鐺
獻給你葡萄般光滑的手
而我望著自己遠去的話語
它們其實更屬于你
它們如常春藤般攀爬上我的舊痛
它們如是攀爬上潮濕的墻壁
你是引發這血腥游戲的罪人
它們紛紛逃離我陰暗的巢穴
你充滿一切,充滿一切
... ...
 
聶魯達     智利
0000001-恢復的35
00000018
 
2020
 
 
 
 
 
 
 
 
前進
 
一直記得
王家衛導演的《一代宗師》
里面有一句臺詞
 拼一口氣 點一盞燈
有燈的地方就有人
 光明是我們永恒的向往
 人這一生的三個境界
見自己  見天地  見眾生
 
從2004年學習設計開始
我仿佛看見了自己
當然還沒有看見天地
但是工業設計
一直有這樣的天然屬性
 
我越過了天地看見了眾生
 
00000012
000000
有時候我們探討設計美學
 
她當然也是視知覺的一種形式
當然要利用人類視知覺的一些特征
 
去創造共識美
 
當然我們都相信共識是極為寶貴的
就像畢加索的畫一樣
當他在畫牛的時候
逐步精簡
最后只變幻為幾根線條的時
我們依然知道那是一頭牛
為什么會這樣呢
這源于我們的大腦對圖像記憶的特點
我們喜歡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熟悉的感覺讓我們倍感安全
而那么一點點的陌生感又滿足我們的探索欲
我們再來問一句
設計就是設計
和繪畫有關系嗎
很多設計師從來也不畫畫
也一樣能設計好的作品
你當然是可以這么認為的
因為我也看到不少這樣的人
但是我熟知的一些設計大人物并不是這樣
例如
Adrian van Hooydonk
     Jonathan Ive 
他們的繪畫水平是非常卓越的
設計的本質和繪畫是非常相似
都是創作然后用技術把她表達出來
繪畫在平面上
而設計在我們存在的三維空間里
00000
0
 
于1926年出版了專著《點、線、面——抽象藝術的基礎》
在書中
他主張應以點、線、面、色來體現藝術的內在需要
表現藝術家的主觀情感
其中著重論述了作為抽象藝術語言要素之一的“線”的內在價值
關于“線”的產生
在幾何學上
線是一個看不見的實體
它是點在移動中留下的軌跡
因而它是由運動產生的
的確它是破壞點最終的靜止狀態而產生的
線因此是與基本的繪畫元素一點相對的結果
嚴格地說
它可以稱作第二元素
他從純粹理性的角度
并以張力與方向的方式分析了幾何學中直線的基本類型與性質
我們人類總是有一些共同的愛好
 
難以解釋
 
比如說大海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而承載我們的向往的是一艘艘船
 幸運的事
我們生活中有一些有趣的朋友
愿意一起揚帆遠航
去探索未來
 前進是這個時代的唯一
 
愿友誼天長地久
 
0000002
0000001-恢復的3
產品設計
一直都是將技術與藝術結合在一起
也是我們一直努力追求的
 
當然
人們一直覺得藝術品更震撼人心
作為純精神性的表達
藝術品更加能夠捕獲人心
工業品則完全不一樣
他是眾多因素共同作用下的產物
同時還要捕獲人心
 
 
H7 完成首批壹萬捌仟臺生產
AI教室解決方案
不少地方都已經開始探索在義務教育階段開展人工智能教育,但各地基礎和條件各不相同,也面臨缺少智能裝備支撐、缺少地方教育行政部門、教育教研部門共同參與的頂層設計等難點和問題,通過“政產學研用”的合力嘗試,有望能推動人工智能教育朝著更加系統化、科學化的方向發展。
AI-教室
吧椅
 
有沒有一束光
可以照亮未知的遠方有沒有一首歌
可以打破 無盡的沉默
天堂縱然只存在于想象
仍愿全力追逐 夢想即使被黑暗吞沒
也要全力向上
時光的隧道里永遠沒有返程的方向
回憶里的彩虹
往往多出一種顏色
它是黑與白的混合
醉與醒的寄托沒有走不出的黑夜
也沒有流不盡的歲月
 
 
 
 
 
 
 
 

2條評論,2人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