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設計讓一款加濕器變成六千萬的生意

發布日期:2019-04-17 20:15
小編:你好,劉總,我們又見面了,同學都想聽聽你的一些關于設計的一些故事,你說這一起給我們講講關于這兩年賣的非常火的一款加濕器的設計公司,這樣我們的同學也能獲得更多的設計干貨。
劉懷:你好啊!說到這臺加濕器,我還是很高興的。互聯網是個好東西,以前也做過一些爆品但是很多時候都不被人知道。因為渠道相對封閉,信息傳輸出來也比較困難。這樣對設計師來說是非常不好的。然而現在的電商渠道就不一樣了,賣的好馬上就有很多人知道,甚至有些廠商會慕名而來,嘿嘿。當然對設計師來說是非常好的,因為這意味著有更多的業務可做。具體的說到設計,那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這里還是要謝謝我的一位朋友,韋莊涌先生,他過來我公司喝茶,說給我介紹一位朋友,他們要做加濕器設計。讓我出個好產品,我當然一口答應,因為我對加濕器這種產品是非常有信心的。
 
小編:那阿癡設計的過程順利嗎?哈哈。
設計癡:還算是比較順利的,其實設計一款產品,特別是想設計一款出色的產品其實是沒有那么容易的,你要了解的東西要非常非常多,首先你要對市面上的所有同類產品要了解,這個是需要經驗和時間查閱的,當然長期關注也是非常必要的。當你有了這一系列資料儲備后,做為設計師你一定會有自己的判斷,會判斷出哪些產品是好的,哪些產品是不好的,當然好與不好是有多個維度的判斷的。不能不看數據,也不能只看數據,如果你不看數據的話,參考一些資料的時候會犯一些設計師的毛病,(主要是喜歡一些非常有創意,但是不是主流時常接受的商品),如果是只看數據的時候,你會發現好賣的東西都是那些比較丑的商品,當得到這樣的結論的時候是非常糟糕的,甚至會思考設計是否重要這種人生意義高度的問題,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在骨子里其實是反大師的,大師服務的客戶大多是頂尖的客戶,其中包括很多奢侈品品牌,這些奢侈品廠商要憑借大師的名義去推廣自己的品牌價值,大多也是要做一些非常高端的商品,這個過程中是不惜成本的。所以我看過很多設計大師的產品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幾乎沒有見過,就好像我們基本上沒有見過雅各布森的椅子一樣,而我覺得我能用我的設計智慧去服務普通大眾其實更加有意義。去創造那些小確幸不是更好嗎?額?我好像又習慣性的跑偏了。
小編:當然設計師的思維比較跳躍是比較正常的。
 
設計癡:你說的沒有錯,設計師的思維是要跳脫一點才好,但是還是要把話題拉回到設計上來,其實兩年前在設計這款加濕器的時候,當時的想法還是非常多,客戶要求我們設計一款落地式的加濕器,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就是落地款的價格相對來說要高一些,相比較利潤也是要多一些的,除了這個最重要的原因以外,當然落地款也有很多其他的好處。我們當時非常明確自己的目標客戶,加濕器算是一個女性消費品,大多數男士其實還是比較粗糙的,關注不到濕度的問題,只有感覺細膩的女性才會去購買加濕器產品,這個女性比例是非常高的。我們自然要獲得女性的喜愛才可以。我們收集了大量的資料,就好像我說的那樣,賣的數據上好看的大多都是些外觀不太好的產品,其中以花瓶為主,其實加濕器都是各種各樣的花瓶,難道我們也要做一款花瓶嗎?這個問題一直困擾我,其實我個人很逃避把加濕器做成一個花瓶。我自己很喜歡深澤直人先生設計的水滴加濕器。但是由于復雜的工藝和高昂的售價讓這款加濕器的銷量不盡人意。自然我們國內的設計師也山寨了好幾款像深澤直人先生的那款設計。我開始草圖創作的時候其實畫了很多奇形怪狀的設計,但是都被自己一一PASS了!在一個周末的我陪這孩子在北滘廣場玩耍,孩子在廣場中間的舞池瘋跑,我則坐在邊上看著她。恍惚間我看見了北滘廣場的北滘門牌坊,(我認為,是一個中西合并的牌坊設計)
看到這個牌坊上有幾根柱子,很有多里克柱的感覺,只是少了凹槽,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我便畫了一些羅馬立柱和花瓶結合的方案,然后這些方案都不是非常的理想,不是太過普通,就是太過奇怪。沒有我想要的那種美感。
當時看到這個柱子,馬上想起了羅馬柱多立克柱,但他和多立克有所不同的在于,他少了一些凹下去的紋理。而我卻非常喜歡那樣的紋理。這樣的紋理配合我想像的花瓶為是一個什么樣的效果呢?我立刻畫了畫,(做為一個設計師,隨身攜帶可疑畫草圖的工具是非常有必要的。我用的是surface pro4,不得不說這是一款想法很好,但是制作垃圾的產品,沒辦法誰要它可以使用外習慣用的PS呢!在這不推薦購買。小毛病無數,ipad pro 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是迄今為止iPad還是沒有PS可以使用,這是個非常大的遺憾。我覺得IPAD之所以現在還是用IOS系統是因為難以舍棄macbook巨大的市場。否者早用上OX系統了,嘴巴里都是主義,心底里都是生意!哈哈,微軟想過來攪局,可是微軟的產品能力實在和蘋果不在一個起跑線上。)扯遠了。我們還是回到我們的產品設計上。不用再為蓋茨先生操心了。當我把多立克柱子和花瓶聯系在一起的時候,我立刻發現這也是一個非常平庸的造型,在很多花瓶上已經用爛掉了。無可奈何似乎要從頭開始想起。不妨放下,清空一下腦子,這一放便是好幾天。一直腦子里還是空空的沒有任何東西,直到周末的傍晚出去散步是看見,小徑旁的開著一種淡黃色的小花,我對植物的知識幾乎是零,就連家里買的蔬果,我很多都叫不上名字,可能你會嘲笑我,但事實我就是這樣的。這種花有著細長的花瓣,每一條線條都是渾然天成,我立刻用手機把他拍了下來,之后就在無心情散步了,馬上回到工作室,反復的畫這這朵小花,不知不覺的加入了前些天想起的多立克柱和花瓶的元素畫出了現在的PH-88落地加濕器。
小編:聽設計癡講設計故事還是非常有趣的,我感覺你做設計總是在不起眼的地方尋找元素呢?
設計癡:這是必須的,我的設計大多數都來之我對周圍事物對觀察,當然查閱的資料也是非常必要的,這兩者要結合起來,而且在這基礎上還要有延伸出去,就像寫“意識流”文章一樣。設計創作和文學創作其實還是有很多相似的,其實大多數藝術創作都是有很多共同點。
小編:聽您講設計還是非常的有趣,還是要謝謝設計癡劉懷和我們分享他的設計故事,謝謝,也謝謝你的閱讀。
分享到: